真的猛士,敢于直面惨淡的人生,敢于正视淋漓的鲜血

1960年,战斗民族南极科考队随队外科医生Leonid Rogozov,也是队中唯一一个医生。忽然有一天发起了高烧,右下腹疼痛,27岁的从医多年的他马上诊断了自己得了阑尾炎,帮助远在千里,没有人可以救他,除了他自己。

“我一夜没有睡,疼痛如同魔鬼” 他在日记中这样写到 ——“但是我不能放弃”

他周密计划了如何自行做这个手术,并让两个队友做他的助手。科考队队长也在房间内,以防没有医学背景的助手晕倒

“他的症状如此的严重,他甚至告知了助手如何给他注射肾上腺激素,并进行人工呼吸”

全麻是不可能的,他仅在腹壁上注射了局部麻醉药品Novocaine

他一开始计划了使用镜子的反射来获得更好的暴露,但是镜像影响了他对空间的感知,最后他只用触摸来进行寻找解剖位置,没有手套。手术最后最紧要的时刻,他甚至几乎失去了意识。

“出血很多,但是我按部就班,打开腹膜,我不小心损伤了盲肠,必须要修补,我的头越来越昏,每五分钟我就要休息20-25秒钟”

“最后我终于找到了该死的阑尾,我看到了尾部黑色的斑点,这意味着再过一天它就可能穿孔了”

但是他没有失败。两个小时,他终于缝上了最后一针

在吃下抗生素和安眠药后,他沉沉睡去

两周后,他回到了他的工作岗位。

(本文节选并由本人翻译于BBC杂志文章The man who cut out his own appendix)

真的猛士,敢于直面惨淡的人生,敢于正视淋漓的鲜血